發新話題
打印

Web4接龍小說 - 科幻篇:故事區

Web4接龍小說 - 科幻篇:故事區

Web4接龍小說之 科幻篇:

為了確保質素,請各參加者留意以下的規則:

1.必須用書面語,禁用口語
2.字數:每一棒字數最少500字,最多1500字
3.預計故事完成時字數約3- 4萬字 (視乎情況)
4.請不要在此此內討論,或發表不是接龍小說的內容,以便讀書觀看連續、整體的故事。若要討論,請前往另開討論此文的專post討論:
http://www.web4share.com/viewthread.php?tid=111708
5.不能連續接兩棒(特別情況除外),即最少另一位作者接寫後才可以再接
6.為了故事連接,請務必要先看上一棒寫到那個情況,盡可能的要每一棒都有連繫
7.為了尊重所有參加者的創作權,如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8.此為科幻篇,所以各位版友可以自由發揮,內容天馬行空也可以
9.為免不必要的麻煩,請盡量避免使用與本網站的人物/會員為名
10.若同時有兩位或以上接上故事,請以最先接的為準


以上規則會嚴格執行,如有違反將扣分處理﹗當整篇故事完成後,本人會再適量的重新整理,然後再貼出整理後的版本。

為表謝意,凡每接一棒,將按表現加分獎勵﹗

格式及第一棒如下:

[ Last edited by 雨 on 2006-1-10 at 23:21 ]

[ 本帖最後由 雨 於 2006-8-16 12:08 編輯 ]
秋風清 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 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為情

TOP

主題:(題目待定)

第一棒:

  相傳,時間之門每年會打開一次,隨著時間之門的打開,無數的希望、奇蹟會從時間之門灑出,落在幸運的人身上,實現部分人的希望,令少數人創造出奇蹟。

  而時間之門的確實位置,至今仍無人知曉。傳說時間之門每一次打開的地方也不同,有時是在彩虹的盡頭,有時在海底深處,有時甚至會在你家門前,總之會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無論時間之門在什麼地方開啟,總會有個守護精靈看守著。守護精靈除了負責在適當時間打開時間之門外,向得到希望的人收取代價或報酬外,還要防止人類誤闖時間之門。

  傳說得到希望的人,守護精靈會要他付出代價。至於代價是什麼也沒一定的總則,全也看守護精靈的意思。有人希望中彩票得巨款,精靈可能會要他以健康作為代價,有時守護精靈也會隨性的不索任何代價。

  時間之門的守護精靈最重要的任務是防止人類進入,人類一旦闖入時間之門,而沒有相關精靈的帶領,很易迷失於時間洪流中,至死也找不到出口,屍骨在時間洪流中漂浮,無止境的。

  雖然這只是個傳說,但有一個「追蹤時間」的組織卻對這個傳說深信不移。「追蹤時間」是幾位志同道合的人組成的,每一位成員的職業也不同,年齡也不同,但他們有一個共通點:相信這個傳說,並希望有天能夠在時間空間旅行,該會宗旨為務求找到時間之門的出入口,以及怎樣才能得到由時間之門灑出的希望、奇蹟。

  每月五號是這班人開會的日子,交流一個月內大家所找到的資料,以及匯報有什麼新的進展。而今天就是一月五日,他們在一所餐廳內開會。

  「主席怎樣到現在還未到﹖」望了眼餐廳正門旁的時鐘,其中一份成員問。他叫偉,仍是學生。

  「可能被工事耽誤了吧﹖每月一次的聚會,身為主席哪有不出席的理由﹖」會中唯一的女性,思敏答。

  總務推推架在鼻上的眼鏡,也發表意見:「可能主席得到最新消息,在忙著整理。等多一會吧﹗還是我們先點東西邊吃邊等。」

by雨 7-1-06
秋風清 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 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為情

TOP

第二棒

  就在這時,一把熟悉的聲音突然出現:「你們好嗎。」大家定了神來才發現原來主席不知何時已經來了。

  「噢!主席是什麼時候走進來的?」思敏好奇地問偉。

  「我也不知道啊!但最重要是主席來了,他是怎樣來到又有什麼關係呢。」偉答。

  就在思敏和偉互相討論的同時,主席原來已經坐了下來,但他說完了頭一句說話後,就一直呆呆的坐着默不作聲,衆人看見了此情此景不禁靜了下來。就是這樣子過了三十分鐘,總務終於忍不住問:「主席,你沒事吧?」總務的聲線變得很柔弱,不像平時給人很有男子氣慨的總務。看來總務也給主席的行為嚇怕了,但主席好像聽不到總務的問題似的,都是依舊呆呆的坐着,沒有說話也沒有吃東西,如是者再過了一小時。

  「我們找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之門,終於今天給我找到了。」主席突然開口說話了,而說話內容也給我們無比的震撼。

   「什麼?」另外一位會員問,他叫業,他是在一間大公司做文員,因他從小的志願是成為一個好警察,所以他對槍械也十分熟悉。

  「今天時間之門來了我的家中,但我看不到傳說中的守護精靈,那我就好奇地走進了時間之門。」主席依舊沒精打采地說着。

  「那後來怎樣?」偉搶着發問。

  「我現在進了時間之門,不知道怎樣回來啊!」主席激動地說。

  衆人聽到了主席的說話後感到十分奇怪,明明主席就在大家眼前,為什麼說回不了來呢,大家都滿腦子疑問,就在此時,主席從大家的眼前突然間消失了,大家再次給眼前所看到的情況嚇呆了。就在此時,好像只有業沒有給嚇怕,業說:「我們一定要令主席回來啊,我們不如到他家看看吧,可能會找到一些線索的。」

By D.B 8-1-06
秋風清 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 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為情

TOP

第三棒

  「慢著!」眾人本欲到主席家察看,聽見思敏如此反應,不由停下來。

  「你想到些甚麼?」偉望著思敏。

  「是呀!到底你發現了甚麼?」總務也心急地追問。

  「我想主席並不是找到真的時間之門…」

  「那…他剛才不是說時間之門到了他家嗎?」偉忍不住反對。

  「不!你們細心回想,主席若真的找到時間之門,他應該很興奮才對,可是他剛才一直呆呆的坐蚗q不作聲,你們不覺得奇怪嗎?」思敏冷靜地分析著。

  「說的也是,難怪我總覺得主席怪怪的…」總務想想也察覺到。

  「而且他也沒有說過見到守護精靈,我懷主席他…」思敏頓了一頓。

  眾人想著想著,忽然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不由面色大變。

  「你…你的意思是…」偉口震震地說出。

  「時空流離!」思敏肯定地。

  眾人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那個傳說中的禁術?據說誰啟動了這個禁術,便會遭到永恆的詛咒,困在時空中,甚至永遠不會死亡…」總務害怕得跌坐回椅子上。

  「可是…同時會經歷不同時空的遭遇,如果在其中一個缺口死亡的話,靈魂永不會得到安息。」偉有點沮喪地。

  「我們先不要氣餒!」一直沒作聲的業終於開口。

  「我們先要弄清楚主席因何會啟動了時空流離,又有何補救方法?」總務不由得又架一架眼鏡。

  「據我所知,要達成時空流離,必須要符合三個條件。」思敏煞有介事的講出。

  「是,第一是人體內基因模式開啟。」業點點頭說。

  「沒錯,在人體內部的基因裡,應該存在著動物的一些基因,當然它並沒有被編製在雙螺旋線上,而是潛藏在基因的內部,但是它們隨時可能登上人類基因的雙螺旋線。要突破這個規限,便達成第一個條件。」思敏如數家珍地細說。

  「我開始有點頭大了,你們是想說主席身體上出現了異變?」偉不禁問。眾人沒回答,只以眼神來回應。

  「正是!」一把雄亮的聲音傳來。

  只見一個年約廿五的男子行近眾人。

  「青男?」眾人竟瞠目結舌的望著行入的男子。

By Wilsonspeed 8-1-06
秋風清 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 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為情

TOP

第四棒

青男,一位和這個組織有同一目的的人.但從來只是單獨行動,大家都心知這個人的能幹,如果當初他坐上了主席的位,今天他們的結果決不會是這樣.

[接下來,你們的主席還聽到那種聲音和令自己通電了.]青男說話時,充滿了不解

眾人雖然知道這三個要素,但心知除了把自己通電之外,其他根本沒有可能很容易達到,主席到底在甚麼情況下令自己基因開模式開啟和聽到那沒有人知的聲音呢?

總務問到:[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青男:[他也來了找我.]

思敏又問到:[你是說他要你和我們一起找他的所在地?]

青男:[除了我,你們還能依賴誰?]

這時業不由得生氣:[你以為你是誰,你當不了主席就要這麼說我們嗎??]

業把學會中當埸的四人--思敏,總務,偉和自己的心聲都說了出來,青男如果是以前的話一定會很生氣,但這次他卻忍下了這口氣.

青男:[是,我到現在還是很不服,但我不想失去我的.....]話到口邊就收回.

大家回想起三年以來,主席時常說起他們二人的過去時,明白這不是時候去作意氣之爭.

思敏終於先開口了:[我們要以主席的安全為先.]

偉也說了:[青男,我不會永遠對人的,如果主席說得出要你來,一定有他的原因的,你願意和我們一起去找回主席嗎?]

青男:[我來得這裡,就不會打算空手而回的]話畢,伸出手向大家握了個手.

這樣,故事要開始了....

by phena109 2006-1-9
秋風清 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 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為情

TOP

第五棒

      眾人說罷便立即起程趕去主席家。雖然組織成立了數年,但大家對彼此其實並不熟悉,所以知道主席的家在哪裡的,只有唯一和主席有書信來往的總務。

      三人登上由業駕駛的七坐位汽車出發,而青男則自己騎電單車。

      主席的家位於郊區,離他們相約的地點有大概個半小時車程。在車上大家也沒有說話,總務更緊張地不停抽煙。

      「過了這條橋後轉左便到了。」總務終於打破沉默。

      業點了點頭,並抽手出窗外向跟在後面的青男示意。

      當車子駛過橋後,業只看到一條非常峽窄的小路,小路兩旁則是生滿雜草的樹林。

      「主席為何會住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偉不禁主皺起眉頭問。

      「其實主席的正職究竟是甚麼?」思敏邊看著車外的樹林邊問。

      「聽說他曾在大學當過教授,又曾經在醫院當過研究員。但現在的工作我也沒有聽說過...」總務也不經意地搖搖頭。

      「到了。」業把車子緩緩地泊在屋前的空地旁。此時,青男的電單車也駛到車子前。

      眾人眼前是一間非常簡陋的平房,跟主席平時不太講究的性格很合襯。

      「現在我們該怎樣?」偉望了望總務,再望向青男。

      「先從窗子那邊看看有沒有地方可以爬進去吧!」青男說罷便走到房子旁邊的窗,但當他走近正門時,那扇足足有七呎高的木門突然「噗」的一聲打開了...

      「進來吧!」正當五人在猶疑該怎辦時,屋內卻傳出了主席的聲音。

      雖然大家也有一點點懷疑,屋內的人究竟是不是主席,但在好奇心驅使下,也決定必須要進去看看!

      屋內有五間房間,但全部房門也是關著的,客廳內只有兩部電腦,分別並排放在通往各房間的走廊旁。但卻沒有其他傢俬...

      「主席呢?」偉問道。其實眾人心裡也在問著同一個問題。

      客廳內完全沒有主席的蹤影。「可能在房間內...」雖然連自己也覺得機會不大,但業也不其然說了出口。

      「分頭去找吧!」青男說罷便自顧自的走到最盡頭的房間去,其餘四人也不敢怠慢,分別到不同的房間去看個究竟...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Default +86 原創內容 2006-1-26 09:31

TOP

第六棒

  但經過了一個小時,各人在屋裹也沒有發現到主席的蹤影,其實大家心裡也明白主席在屋內的機會是很微吧,「但可以放棄找嗎?這句話可以說出口嗎?」大家當然不會這樣說吧。

  「不如我到屋外找找吧!」思敏終於打破大家的沈默,提出這個意見。

  「好吧!反正到現在在屋內也沒什麼發現。我和你一起去吧!」總務回答。

  「還是我和她一起去比較好,因為這裡要你主持大局啊!」業回應總務說。

  「就這樣決定吧。業和我一起到屋外找主席,而總務你留在這裡主持大局吧!」思敏說。

  「你們這樣說也有道理,好吧,那你們出外找找看吧,若遇到什麼事發生,記得立刻致電給我。」總務說。

  「沒有問題,如果有事發生我一定會致電給你的。」思敏回答總務。

  思敏和業在屋外找了十分鐘也沒什麼發現,但就在這時,思敏發現有一個人蹲在大街上在地上找東西吃。

  「他在做什麼啊?」思敏問。

  「不要管了,看來只是瘋子罷了。」業冷冷的回答思敏。

  「不可以不管啊!他這麼可憐。」思敏邊說着邊行近那個瘋子的身傍。

  「為什麼女人總是這樣的。」業邊跟隨着思敏邊自言自語說。

  「你叫什麼名字?」思敏問。

  「我叫Weaponfire!」瘋子回答。但他仍然在吃着地上的東西,連一眼也沒有望過思敏和業。

  「原來他在吃菠蘿,但周圍也有其他東西啊!為什麼他只吃菠蘿呢?」思敏望着業問。

  「我怎樣會知道啊!可能他只喜歡菠蘿吧!。」業笑着說。

  就在思敏和業對話的時候,天色突然轉暗,附近也變得很大風,而風吹來的方向也好像是從四面八方而來,看似就像世界未日的到來。

  「怎麼回事啊!」思敏問。

  「天曉得!」業答。

  就在此時,突然有一個高兩米,闊兩米的黑洞在他們身邊出現,思敏和業望着這個黑洞也有點不知所措。而那個瘋子依然故我地在吃地上的菠蘿。

  「我們要不要進入這個黑洞看個究竟呢?」業問思敏。

  「你不是說笑吧!我們不知道這個黑洞是什麼來的,若果是時空流離我們會很危險的!我們還是報告這裡的情況給總務,由他來作決定吧。」思敏說。

  「好吧!由我回主席家帶他們來這裡吧,因我都不知道這裡的街名,不知道如何在電話中叫他們來這裡!」業回應。

  「好吧!你速去速回吧。」思敏說。

  就在業轉身準備跑回主席家的時候,業無意間將地上的菠蘿踢到,而巧合地地上的菠蘿給業一腳踢進了黑洞內。

  「噢!我的新鞋啊!」業憤怒地說。

  但就在業說話之際,瘋子Weaponfire就好像發了狂的一直追着那個已進入了黑洞的菠蘿。

  「不要進去啊!很危險的!」業出言相告和立即抱着Weaponfire的腰部,希望可以阻止他進入黑洞,但很可惜原來Weaponfire根本沒有理會業的好言相勸,而Weaponfire實在太孔武有力了,連業一起已經進入入了黑洞內。思敏看見此情此境也失去了冷靜,想也沒有想就跟着了他們進入了黑洞內。

  「這裡是什麼地方啊?」業望着思敏問。

  「我又怎會知道。」思敏無奈地答道。

  他們仔細看清楚之下發現,這裡沒有陌生的感覺,反而好像在那裡見過似的,但一時間又想不起這裡是什麼地方。

  「真的給你這個瘋子害死了。」業對著Weaponfire說,只見Weaponfire不但沒有理會業,反而一直地吃着菠蘿。

  「你跟他說什麼也沒有用吧!他是瘋的。」思敏說。就在思敏說話期間,遠處傳來了一些聲音。

  「黑洞還未關啊!我們不如再進入多一次吧,可能會回到原來的地方,思敏我們快些走吧!」業著急地說。

  「有誰會知道再進入多一次會到原來的地方啊!不如我們在這裡找一陣子吧,主席可能會在這裡的,那邊好像有人啊,我們還是過那邊看個究竟吧。」

  就是這樣,他們就往剛才傳來一,些聲音的方向走了,而Weaponfire可能也被陌生的環境嚇怕,也跟着他們一起出發了。突然間在兩旁出現了十數個只能在古裝戲見到的中國古代士兵,一瞬間已經給他們重重包圍。

  「來者何人?竟敢進入皇宮?」其中一個士兵說。

  「這班人是在拍戲的吧?」業苦笑地望着思敏說。

  「看來不是吧!拍戲總會有攝碌機吧。」思敏回答業。

[ 本帖最後由 雨 於 2006-1-15 14:4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Default +70 原創內容 2006-1-21 15:52

TOP

第七棒

話猶未了,只見眾士兵提起手上武器,襲向二人加個傻仔。

業推開思敏,二人跌倒在地。

三個士兵掄刀劈向傻仔,傻仔見此情況,早被嚇得目露傻光,口角垂液。

傻仔望著三把刀劈到,仍不懂閃避。

「走呀,傻仔」倒在地上的業大叫。

傻仔聽到業的大叫,呆過神來後退,不料右腳蹺到左腳,失去平衡向後跌坐。

無巧不成話,剛好避過兩把刀的來襲,傻仔在地上轉身想爬,第三把刀在他的肥臀上掠過,竟削去一幅布。

思敏即以手掩臉。

同時間,三個士兵望著傻仔光可照人的肥臀,同時驚叫,又同時聽到乒乓聲響,三把刀同時墮地。

「黑…俠…菠羅」三人發一聲喊,嚇得褲子濕了也不顧,連爬帶走沒命的逃,一人卻因太害怕而發軟蹄,連跑也不能,跌在地上爬。

其餘的士兵聽到這四個字,也是害怕得四散。

「哇!」業忽地大聲的叫。

「菠羅上面有菠羅?」業望著傻仔的臀上,竟有個菠羅的印記。

傻仔卻像不知情地爬起。

「點解會咁?邊個係黑俠菠羅?」思敏奇怪地問。

「唔好問我?又唔係我鍾意食菠羅」業聳聳肩答。

忽地,一把幽怨的聲音飄來,內裡似乎夾雜了人世界的最痛、不捨。

「快牙,點解你又再番唻?」

「邊個?」業即警戒地大叫。

然後,眾人只覺四周景物一轉,周圍已不再是皇宮,而是到了一個花海,一片在山上極目看不盡的花海,前面忽現一團變色濃霧。

「弊,我地去左邊?邊個又係快牙?」思敏不禁有點驚。

「…」業已被眼前景象嚇得說不出話來,回頭看只見傻仔竟已連衫也換掉,睡在地上。

混沌的濃霧漸漸散開,天上漸現出一片七色彩霞,見一黑衣女子立於遠處山嶺之上,身上被霞光流彩包圍著,姿容華茂,正窮首向上蒼稟告。

「哎!凡塵種種,雖然曾經問准蒼天,准我為大地添上一點生機,但係大地孤寂依然,直到…」

「你係…」思敏大著膽子的問。

女子轉身回頭,兩人也不覺甚麼變化時,卻見女子已站在他倆身前,兩人同時聞到女子身上的氣息,業不禁用力索了一下。

「我係黑俠菠羅」女子語音之中蘊含著無比威儀。

同時間,兩人內心同時感受到一種感覺,一種很難受的感覺,突然間覺得很孤獨...

「係你?係你令到我地有呢種感覺?」業忍不住問。

「哎!千萬年喇,曾經有一個男人出現過,響我身邊,然後佢又走左」女子幽幽地說。

「千萬…年?咁你係…」思敏大感好奇,而且對面前的女子有種莫名的好感,說不出的親切。

「套用你地既詞彙,你可以叫我做神,或者仙」

「神仙姐姐?」業瞪著眼問。

「你叫我做番菠羅啦,黑俠果兩個字係其他人加上去既」

「菠羅…」思敏試著叫。

「唔通,你識佢?」業指著地上的傻仔問菠羅。

菠羅沒有回答,思憶回到了千萬年前,兩人竟同時「看」到了另一個境像。

花海中,見快牙與菠羅在爭拗。

「我總覺得人世間欠缺左一樣好重要既感覺…呢個世界先可以變成完美…」快牙憂愁地說。

「你獨對天地萬載,唔通仲參唔透人世間上根本冇完美存在!」

「就係因為世間冇完美,我先要創造完美!我既職責,就係要創造出一個不完美之中既完美!」

快牙不理菠羅,繼續苦思…菠羅看著快牙的目光中有著濃得化不開的傷感…

淡過時空,已是夜晚,見快牙終倦極而眠…見菠羅俏然的身影站在洞口,靜靜地看著快牙,目光中滿是憐惜…

「終於,當呢個男人為左天下人民耗盡心神,倦極入睡既時候,我個心突然間覺得好痛…或者開心歲月過得太耐,耐到幾乎忘記左自己本來既身份…(沉痛而不忍地)」

菠羅眼神又閃過一抹極深的隱憂,終有所決定地轉身離開。

快牙醒來,不見了菠羅,四出尋找,四周變成風雪世界。

曠地,快牙終於冒住風雪尋至,見菠羅仍在風雪中跪地痛哭…

快牙大喜地急奔上前,把菠羅緊緊擁入懷中…

「點解你要走呀?如果唔能夠再見返你,我以後點樣去獨對天地呀!」快牙哀傷地問。

菠羅抬頭,哀然地望向快牙,已是滿臉淚痕…

「點解你會喊呀?」

菠羅仍是絕望哭著搖頭,不肯回答,只緊緊把快牙擁住…

快牙只感到一陣痛楚攻心,即把菠羅更加緊緊擁在懷堙K漫天風雪把二人厚厚地包裹著…

[ 本帖最後由 雨 於 2006-3-19 14:0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Default +70 原創內容 2006-1-21 15:53

TOP

第八棒

無盡雪地漸漸變回一片花海,但快牙與菠蘿相擁的身影卻沒有分開…

「不要再丟下我,不要…」weaponfire痛心地哀求著。菠蘿想放手,卻終於沒法放開…

業與思敏只看得愣在當場。

「甚麼跟甚麼嘛?這個傻子究竟是快牙還是weaponfire?!」業道。

思敏也是摸不著頭腦:「那快牙又是誰?又是千萬歲的神仙嗎…」

時菠蘿與快牙不知何時,已手牽著手站在業和思敏跟前的山坡上。

「為了感激你們把我帶回菠蘿身邊,我可以達成你們一個心願。」

業更奇:「其實是你自己跑進黑洞,把我們帶來了這裡才對…」

思敏急道:「其實我們在找我們的主席,他可能啟動了時空流離,被困在不知哪一個時空之中,您能幫我們找到他嗎?」

「你們的主席叫甚麼名字?」菠蘿問。

「他叫…」業突然呆住,「主席他叫甚麼?」業回頭問思敏,想不到思敏竟也怔在當場!

「…平常我們都只叫他主席…他叫甚麼呢?…」

業和思敏忽然發現,組織成立了將了數年,他們卻一直不知道主席的名字!

***   ***   ***   ***   ***   ***   ***   ***   ***   

青男在最盡頭的房間走回客廳,一直在等著的總務急忙迎上。

「有甚麼發現沒有?」總務問。

青男向總務展示手裡拿著的一磥憟鞳G「我在那盡頭的書房裡找到這些古怪的文件,不知道有沒有幫助。」青男把文件交到總務手中。總務只看一眼,已認出這些文件。

「是我們組織這一年下來的會議紀錄。」

青男不禁眉頭一皺:「你們的會議紀錄?」

「對呀,有甚麼好奇怪的?」

「那就是說,這些會議紀錄是你準備的?」青男眉頭比剛才皺的更緊。總務開始感到不耐煩。

「當然,這裡的簽名欄不是寫著『總務』兩個字嗎?」

「簽名欄不錯是寫著總務兩字,可是你的簽名也只有這兩個字呀!」

「…」總務再看,果然見到每份會議紀錄上,自己簽的都只是『總務』兩字。

「可能忙中有錯吧…」

「我還以為你的名字很難為情還是甚麼…」青男沒好氣。

「沒有,我的名字很普通,叫…」

總務突然如遭電殛一般,呆站在那裡!

「我不知道自己叫甚麼!」

[ 本帖最後由 雨 於 2006-3-19 14:0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Default +86 原創內容 2006-1-26 09:27
Je suis scmnariste.☆★★恭喜發財!★★

TOP

  總務不斷的拷打自己的頭,又抓著自己的頭髮,努力地想自己的名字,不停的低喃:「我不是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只是一時忘記了。我是‥‥‥」但總務卻接不到之後的話。

  青男見總務的眼光越來越迷濛,感到不妥。當他準備走上前叫總務清醒時,突然感到一股異常的氣壓湧向他倆。青男覺得氣息不對,拉起還在自言自語的總務躲到門邊。

  總務用空洞的眼神望向青男,青男心中隱約有個答案,眼神仍很銳利但放輕語調對總務說:「總務,不要想了。我知道你是誰,你是‥‥‥」

  話還未說完,突然有個約一人高、黑色氣體形成的球直逼他們。青男推開總務,自己也同時彈出到門的另一邊。二人剛好避過黑球,但黑球撞向門邊後又反彈,在房內左滾右跳的,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總務。走到外面去﹗」青男大吼,顧不得總務是否已清醒,自己正努力閃避黑球,往客廳的門口走去。

  總務似是被青男一聲吼叫而回魂,動作敏捷的跑到門邊,打開廳門。

  同一時間青男也跑到門邊,與總務一同跳出客廳,並立即關上門。倆人用力擋住門,直到門後沒有撞擊才攤坐在地上。

  當他們驚魂甫定,欲轉身依門而坐時竟被眼前的景物嚇得愣住了﹗

  除了他們是發光體外,眼前漆黑一片﹗仲手不見五指﹗但隱約可以看到遠處黑暗中,浮現一幅幅的影像,只是有點迷濛不清。每一個影像在播放不同時代的片段,有的似是在古代,有的是在現在,有些甚至令人難以想像的畫面。

  「時間洪流﹖﹗」總務脫口而出。

  「不﹗」青男既肯定又冷靜的否定總務的想法:「只是一個很像時間洪流的幻象。」

  總務剛舉步向前走,想走近影像看得更清楚。

  「別動﹗」青男喝止,手仍緊緊的握著門把。他不知道如果失去唯一與現實世界有連繫的媒界,會有怎樣的後果。

  「為什麼﹖」總務問,停下步伐。

  「會回不到現實。」冷汗自青男額上滲出。

  「稍有差池,我們便會困在這,永遠也找不到出口。」煩躁的拿出手機,青男不怎抱有希望的看到”沒有訊號”字樣。

  總務望了望四周的環境,不禁打了個寒顫:「為什麼我們會掉在這﹖我記不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青男把耳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後答:「可能是守護精靈與我們每一個人開玩笑﹗」頓了頓又繼續:「亦可能在向我們索取”代價”﹗」

  「什麼﹗﹖」總務大驚。

  「你預備好了嗎﹖」青男突然問。

  「我們得盡快找到其他的人,不然無論那一個走失了,也麻煩了﹗」隨著青男的話剛停,用力轉開門把,推開門。

  ***   ***   ***

  偉見眾人各自去了不同的地方找主席,他也走到另一扇門,看看有什麼蛛絲馬跡。

[ 本帖最後由 雨 於 2006-3-19 14:02 編輯 ]
秋風清 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 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為情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