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張往:歷史教師的教學精神 回應教育局、何漢權及吳壁堅

張往:歷史教師的教學精神 回應教育局、何漢權及吳壁堅

特首林鄭月娥在競選政綱提出以培養年輕人「對社會有承擔、具國家觀念、香港情懷和國際視野」為教育理念;後在施政報告中提出落實推動初中中史獨立成科。上月教育局官員康陳翠華女士於中史課程諮詢會上明言,中史獨立成科實為「政策目標」,故不存在前線專業人員作出彈性調整(即使教局曾大力推動「歷史與文化科」兩史合併教學的改革)。長期致力推動中史教育的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先生近日在電台和報章提到,中史獨立成科是「撥亂反正」,並非政治決定;又指在初中修讀中史實為「5星級酒店的餐」,不是「茶餐廳」質素的資源可相提並論;更提出高中也應增設獨立必修的中史科。
事實上過往絕大部分學校是以獨立成科模式教授中史科,因此談不上「撥亂反正」。相反,延後公布課程諮詢,虓N將單一學科提升至「獨立必修」地位,無視部分學校推動兩史合併等其他教學模式成效,把中史科凌駕其他科目,這做法才是一個由上而下的政策決定,當中滲入政治考慮實是路人皆見。其次若以「酒店大餐」為比喻,則反映論者將中史定於一尊的心態。按教局最新《中學教育課程指引》,中史科必須佔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學習領域25%課時,表面上看並無不妥,但實際是壓縮了其他人文學科(除中史外還有6個獨立學科)課時分配。官方不時強調新修訂課程以每星期兩課節為目標,若以此指標計算整個人文學科所得課時,只可能佔現時初中階段總課時的15%,將原來官方所定給予人文教育可佔15%至20%的空間也變相收窄。由此可見,初中中史獨立必修將間接令其他學科的生存空間減少。整體而言,本來在資源上已處劣勢的人文教育可能會進一步被邊緣化。
同時筆者又見教聯會吳壁堅老師在11月21日《明報》刊登〈勿被枝節影響中史課程改革〉一文(註),批評《教協報》文章中有關中史科「敏感議題」的關注是「旁枝末節」,又引述專責委員會主席梁元生教授指課程改革為「香港人的中國歷史」,故此認為香港殖民地時代歷史只需交歷史科處理便可。
正如教協報文章所述,教協在中史課程改革上一直聚焦多個業界關注問題,包括課程內容是否全面、學生多元需要、課時不足、兼教問題等,而敏感議題方面僅為其中之一。平情而論自2012年國教爭議以來,港人一直憂慮教育出現政治干預專業的問題。當傳媒報道課程諮詢稿中未見如六七暴動、六四事件等重要歷史事件,廣泛輿論頓時升溫,這便是一大證明,更顯出香港市民對本土歷史教育和本地文化精神承傳實在有一定關注(或許這正是特首所指「香港情懷」的體現)。筆者原則上同意課程綱要不一定須鉅細無遺列出史事,但課程內容是否完整、能否讓學生全面認識歷史,確是中史老師以至不少市民關注的問題,而當日康陳翠華以「雞毛蒜皮」形容這些歷史事件,蚢磪[重業界憂慮。
歷史讓我們學會的是須批判思考
研習歷史可以是培養對社會、國家和世界的關懷、歸屬感和身分角色的認同。這絕對是歷史教育的核心價值。然而歷史讓我們學會警惕的是,每一事件背後由來、演變過程以至後續影響,均須以獨立而具批判意識的角度思考。相比於完成教授教科書上寫滿的歷史知識,或利用教育過程達到特定目的,培育年輕人的歷史意識才是歷史教師應時刻共勉的教學精神。

Source: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 ... 00012/1511893614553

TOP

發新話題